【埼玉】すごい煮干ラーメン凪大宮店,濃厚煮干拉麵乘著軌道車上桌


拉麵凪(NAGI)在台灣已頗有知名度,也累積不少粉絲,不過僅有豚骨拉麵。日本的凪早已自2008年起就發展煮干拉麵,目前的店舖也大多以すごい煮干ラーメン凪(姑且翻為超強煮干拉麵凪)的形式營運,販售煮干拉麵及豚骨拉麵。這家位於埼玉縣JR大宮站附近的大宮分店,不但是24小時營業,使用個人觸控面板點餐及利用軌道車上菜的特有方式,成為極具特色的分店。

這趟行程原本沒有打算吃凪的,但因為臨時決定要到大宮的冰川神社看看,這家這麼有特色的分店當然也要一起排入行程,在結束冰川神社的走逛後,就先來到大宮店用餐才回東京。店面就在站前商店街,步行前往冰川神社的途中就會經過,除了大大的24小時營業外,店門口最明顯的大字就是「煮干が嫌いな方ご遠慮ください」,告訴討厭煮干味道的人想進來吃麵可要想清楚,因為每碗麵使用了60克的煮干,味道很重。門口右側分別列出店裡特色,最上面就是首家使用無人點餐系統的拉麵店,接著是使用自家煮干特製麵、超強煮干湯底以及祕傳辣醬的使用。

店內座位類似一蘭,一人一格,右側最裡面是唯一的情人座,座位外用上面寫著「煮干が嫌いな方ご遠慮ください」的簾子擋著,一方面保護客人隱私,一方面再次提醒討厭煮干味的,快點離開吧,非常具有個性。入店後先在左手邊的售票機購買食券,可分為煮干拉麵和豚骨拉麵,上面的按鈕都是並盛,如果要大盛或是煮干沾麵,要在下面的按鈕裡找一下,這裡並盛和大盛是一樣價錢。有需要添加配料或是啤酒,也是在下面按鈕裡,買好食券後,就可以找自己喜歡的位子坐下。

這次我點了すごい煮干ラーメン並盛,食券上印著QR Code,感覺很先進。入座後如果沒有特別召喚,外場不會主動過來。每個座位旁都有一台Pad,上面分別是「初めての方(第一次來)」和「常連様(常客)」,按下「初めての方」,螢幕會顯示要求要掃描QR Code,這時只要將食券放在螢幕左側的鏡頭前讓他掃描即可。

和在台灣吃凪一樣,這裡也需要選擇自己要的濃度鹹度,只不過把在紙上畫圈的動作改成在Pad上點,依序是
麵:かた(硬)、普通、やわ(軟)
味道:薄い(淡)、普通、濃い(濃)
辣度:なし(不辣)、1辛、2辛、3辛以上(自行點選)
駒蔥:なし(不要)、あり(要)
叉燒:なし(不要)、あり(要)
油量:少なめ(少)、普通、多め(多)
如果突然想要加點,就按下底下的「追加注文」,如果沒有要加點東西,就按下決定,螢幕就會呈現調理中的畫面。

水杯在右手邊架上,下方就是水龍頭,等待期間可以先倒杯冰水來喝。左邊有罐裡頭有魚干的醬汁,聽說很厲害,但因為湯頭本身煮干味很濃厚了,我就沒有加,旁邊那罐就是台灣也很常看到的拉麵胡椒。如果要召喚魔獸,不是啦,是工作人員,就按前面的電鈴。突然見看到電鈴旁的「爆裂替玉」,剛剛在點餐機就有看到,但不知道那是啥意思,看了一下說明,原來只要¥100,就可以加10次麵,但我小鳥胃,吃完並盛就飽了。往上看去,四周都掛上店裡使用煮干的介紹,有興趣了解的人可以看一下。

大約5分鐘左右,麵就搭乘快車上桌啦,將麵端上桌後,把底下的盤子放回軌道車上,按下螢幕的按鈕讓他回去,不然會一直發出提醒語音。麵才端上桌,濃濃煮干香氣就撲鼻而來,不騙人,我的口水差點流出來,但還是得先拍過照片才能動手。我先把所有叉燒挖出來,三塊厚厚的叉燒幾忽可以覆蓋整個麵體,光這個肉量要是出現在台北的凪,鐵定沒有個$330是吃不到,而在這只要約$300就夠了,心中不免感慨拉麵在台灣真被哄抬到一個誇張價格。接著把麵攪拌,發現到這碗麵除了粗麵外,還有一種像是餛飩皮的麵條,這款麵條在之前台灣凪的限定已經出現過,我個人是沒有太過驚訝。拍得差不多後我敢緊先喝一口湯,濃郁帶有苦味,這就是煮干的味道啊。當中的苦味和香氣比起凪在台北拉麵秀推出的那碗更苦、更有風味,我愛死了。因為台灣人不愛煮干的苦味,除了台北樂麵屋站前店和台中的麵屋虎匠,沒有一家拉麵店敢留下煮干的苦味,每次想吃帶苦味的煮干拉麵都只能到日本。粗麵搭配餛飩皮,兩種麵體都很巴湯,且不同口感更添風味。叉燒肉雖厚,但不會乾柴,而且和湯頭非常搭配。蛋像是水煮蛋,清淡的滋味反而和濃厚湯頭組出絕妙搭配。大塊駒蔥的清脆口感,混合著麵條入口,讓嘴裡的口感更添層次。在用餐過程,螢幕會跳成追加畫面,如果需要加麵或是配料、啤酒,也可以這時候加點,外場人員會過來收錢。

這碗濃厚煮干拉麵的味道實在太迷人了,縮然很苦,但苦得很爽,吃完後真的恨我自己為何是小鳥胃,吃完並盛就不行了。喜歡煮干苦味的人,到日本別錯過すごい煮干ラーメン凪,如果有機會到大宮,更別忘了來大宮店體驗軌道車送麵的趣味。

すごい煮干ラーメン凪
地址╱埼玉県さいたま市大宮区大門町 1-24-1 大一ビル 1F
食べログ評分╱3.54
食べログ網址╱https://tabelog.com/saitama/A1101/A110101/11031178/


Yunching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