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都行:第九天——壬生寺、東西本願寺(附:京都行後記)


壬生寺——東本願寺——高島屋——西本願寺——一風堂——東急手創館

早上趁著天氣好,先步行到壬生寺。途中遇到一位不怎么開心的井蓋。
不開心的井蓋

壬生寺是新選組的基地,後來成了新選組迷的聖地。雖然在歷史上是屬於違逆歷史潮流的一派,作為阪本龍馬迷和緋村劍心迷的我對他們卻沒有什么惡感。壬生寺內有千體佛塔,頗有特色。進入墓園,可看到紀念碑和近藤勇的胸像。

壬生寺
千體佛塔
壬生寺
小橋
新選組墓地
早晨陽光下的墓碑
新選組迷們的繪馬
近藤勇
龍潛於淵?

從壬生寺出來,坐巴士到河原町的高島屋,買了一雙Asics跑鞋。然後步行到東本願寺。此時天色如墨,竟下起大雨來。我見東本願寺正在維修,寺院也無甚可觀,便在休息間避雨。雨勢漸小,便又步行到西本願寺。



西本願寺有一株四百餘年的銀杏樹,金色葉子落得滿地,甚是好看。御影堂裡有明治天皇御書“見真”,經渡廊可到阿彌陀堂。二堂之中均有巨大的六角燈籠,金色為主,十分好看。
門樑
大門
四百餘年銀杏樹
銀杏樹下的黃葉
御影堂前
御影堂裡明治天皇的御書
御影堂
屏風
渡廊
阿彌陀堂
六角燈
西本願寺
西本願寺
公眾一起搗麻糬
名副其實水龍頭
淨手處

西本願寺正對面即為門前町,本願寺傳道院即在此處。
門前町
本願寺傳道院

從這裡步行到京都站,坐巴士到四條烏丸,再走到一風堂吃拉麵。新加坡的一風堂開了那么久,我都沒進去過,第一次光顧一風堂居然是在京都。作為一蘭的競爭對手,我覺得一風堂其實不如一蘭。面沒那么有彈性,湯也只是中規中矩,沒有一蘭的驚豔。

一風堂內部
一風堂拉麵

吃完了,就到附近的東急ハンズ(亦即Tokyu Hands,中文叫做東急手創館)逛,買了一些文具。這裡的東急有四層樓,每層樓的大小大概是新加坡烏節路分店的兩倍。就算不買東西逛著也開心啊。
回到酒店休息,整理照片,然後就開始整理行李。今晚是我此次京都之行的最後一夜了,心情複雜得很。

~~~~後記~~~~

在我的旅行列表上,倫敦、京都排在前兩位。兩個城市都是古都,都有豐富的歷史遺產,都是人文薈萃之地,也都有著彬彬有禮、素質極高的市民。有所不同的是,倫敦至今仍是大國首都,仍是歐洲中心城市之一,仍是世界金融樞紐;而日本遷都東京之後,京都就不再是哪怕是名義上的首都了,城市發展落後於東京和大阪。
然則塞翁失馬,焉知非福?現代化和國際化不如東京和大阪的同時,卻也讓京都最大限度地保留了古都的風貌。冬日清晨,漫步在京都的巷弄裡,時光彷彿倒流,耳畔似乎吹過平安時代的風。至於滿城參差的寺院與神社、隨處可見的數百年古樹、山丘上蜿蜒上下的石板路,更像一幅幅歷史畫卷,訴說著往昔京城的輝煌。可以說,京都應證了我一個外國人對日本風物的所有想象。
然而,就京都而言,之前聽說過的關於日本的種種,在這裡都有全面的體現。大街小巷隨處可見自動販賣機在冬日裡提供溫暖人心的熱飲,街道之整潔比起新加坡有過之而無不及,垃圾桶必然分類,酒店和許多景點的廁所的馬桶都可噴水沖洗,不少京都人無論老少都能說一些簡單的英語。這裡的現代化和國際化程度,其實已經足夠。
京都是這樣一個既古老又現代的古都,她的人民也便必然既保守又開放。在東山上放眼望去,京都的主要顏色是黑色和灰色;在街道和巴士上,滿眼是素色的衣裝。這裡的商鋪仍驕傲地自稱為“京”:京銘菓、京料理、京壽司、京豆腐……這裡仍然大量使用漢字,不少本已被簡化的古老漢字在這裡仍然被固執地使用著。但這裡的許多新建築已經只有英文和片假名名字,河原町、寺町、新京極的許多商店也與新加坡的商店無異。許多餐館都提供英文選單,百貨公司和大賣場的樓層指引也都有英文版。巴士和電車的廣播都是日英雙語。京都人對外國人的存在已經習以為常,在居酒屋裡甚至可以輕易地與外國人海闊天空。
我是在初冬時節來到京都,此時紅葉已不再滿庭滿院,白雪則尚未飄落,青天多雲,時有小雨。這大約是最不適合到訪京都的時候。但旅遊淡季的好處就是可以玩得自在,不必看到處熙熙攘攘的遊人。
雖然街上的紅葉多已飄零,但街道兩旁的銀杏滿樹金黃,樹下也堆砌了層層疊疊的黃葉。在一些寺院紅葉也仍然繁茂著,如東寺和龍安寺便是滿眼紅楓,似乎秋色依然。龍安寺有桃花半笑,三十三間堂有櫻花綻放,哲學之道有水仙盛開,乃是春的氣息悄然來臨,潛伏城中。飛鳥繁多,啁啾盈耳,清晨日出時尤為動聽。水面上多有鴨群漫遊,白鷗飄然起落,亦是晨昏妙景。
九天看似很長,於我而言卻十分短暫。還有很多美景沒能細看,還有很多世界遺產未能拜訪,還有很多美食未能一一品嚐。我相信,我會再來一次,兩次,三次……

odigo u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