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口湖【走走】冬日散策|山和歸途


文章同步刊載於Wordpress網誌

-------------------------
今年年中許下了希望能今年事今年畢、把今年的遊記在今年記錄完的期望,最近生活節奏太過緊湊,還在適應新的環境、調整心態,

終於在今天找到了空檔,希望能順利達成這個看似卑微,但對我來說極困難的挑戰(?)!

直接開始碎碎念遊記的部分!

碎碎念遊記


和阿婆告別後,伴著美景緩緩往一竹美術館前進。
 
▲冬季色調


 
▲尚未露臉的富士山


 
 

▲連路邊的枯枝都很美阿~(只能說身處異地心態變化太大。)


 
 

▲漸漸融冰的世界


 一竹美術館需要往上坡稍走一兩分鐘就會到達,光看著最外面的門戶,就感受到神秘的氣勢XD


 
 

▲一竹美術館最外緣的大門


 
 

▲走進第一層大門,需要走一小段路才會到美術館。像深入秘境ㄧ般的興奮啊!


 

▲美術館上方有一些門,不知道是什麼用意。


趁著暖陽當頭,緩緩走去一竹美術館,沒有找著早上的熱心阿姨。

因為美術館內是不能拍照的,所以只拍到門口為止!

展區其實不大,但也花了2個多小時慢慢逛,一件一件和服的名字和作者的創作概念(練英文時間),感覺一竹先生是個熱烈愛著富士山的阿公,雖然已經過世了,但博物館還留有他激昂演說的錄像。

在舞台上不斷重複撥放的是純日文版本,若需要看英文字幕版本可以和服務人員說,會帶你去門口附近的小空間放給你看,因為天氣冷還很貼心地放了電暖器在旁邊。

一件一件手工綁線染色的作品,能有這樣一系列計畫好的創作,一一作完的感覺真的好棒。也好想要有一間自己的展覽館,更完整的表達自己的宇宙觀、世界觀、價值觀,應該每個人也都希望能成為系列創作的藝術家吧!(其實我就是「別人有什麼,我也想要有的」那種沒原則的人。)

離開一竹才發現,整個上午被雲霧壟罩的富士山現身了!一路疾走帶跑的往大石公園前進,但在主要幹道旁發現了一條小路往外岔出,所以放棄了大石公園,慢慢往這前進。


 
 

▲終於探出頭來了!


 

▲天氣放晴,雪反射的很厲害。


 
 

▲枯樹枝的果子,很像蜜餞的質感,還有看到鳥們來吃!

遇到了一大片潔白無損的雪地,富士山就這樣莊重的矗立在湖的另一岸,這樣平衡的畫面讓人不想離開,貪心的拍一百張無差別的照片,捕捉每一刻,大概就是以為拍的多就能更多珍藏這樣時光的偏差價值觀,但真的,好喜歡這樣的靜謐,與自然共處。


 
 

▲令人屏息的靜謐美景


 
 

▲就窩在這片雪地一個下午了!


 
 

▲還做了一個小雪人陪伴(超級邊緣人的朋友增生術)


 
 

▲一個平凡的路邊就非常美


 
 

▲會讓人想著,時間如果就停在這有多好。


 
 

▲有鳥的腳印!


 

▲不知道是哪一條大橋


 
 


 


在這裡遇到旅途上第一個熱愛攝影的阿伯(我都簡稱攝影阿伯),阿伯將車停在護欄旁,不斷上上下下車。後來他上前和我聊天,我也只能很彆扭的擠出幾個還記得的日文單字,進行沒有質感的對話,再一次的感受到語言造成的隔閡,哈哈,讓人無法深交朋友。

像是指著他的L鏡說「好貴阿(高いね)」。

他又來回了幾次車子和雪地,再度走向前來,遞給我一張名片,不知道是指專門或是興趣作山嵐的攝影,名片上擷取了碩大的富士山上半部,配上像帽子般的雲朵,很可愛。

▲在日本遇到的第一個攝影阿伯

 

▲希望自己到老了也可以像他一樣生活
 

 這裡幾乎沒有其他遊客,從頭到尾只遇到攝影阿伯和另一對日本人夫妻和遛狗的男子,算是度過了安靜的下午,很安靜、很舒服。想是因為地圖上沒有標示,只有幾個大景點會被寫出來,算是徒步遊湖的小獎勵吧!

 若這些適合口湖居民的日常,那我會努力地往在這裡定居的人生目標邁進的!哈哈!


▲突然想到最近看的日劇講到富士山腳下的樹海(感受到一陣陰涼)

 
天色漸漸轉暗,和攝影阿伯道別後,緩緩地踩著濕透的Sketchers回Hostel,走在已完全入夜的河口湖,KKbox離線播放想聽的音樂,在雪地裡聽著哼著歌。


 
 

▲月光溫柔的讓人想哭(多脆弱)
 
 

▲一月初還有各式燈飾的房屋


 
 

▲街道已經暗了下來,其實用走的有點危險,建議還是天色亮些就離開!


 
 
▲好像是賣烏龍麵的店,房子也超級可愛!


▲矗立在雪地中的販賣機們


 
▲夜中的雪地。



Daisy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