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步栃木県奥日光




短期打工來到奧日光,記得留學的第一次兩天一夜旅行也是來到日光賞楓,充滿觀光客的日光。

抵達日光車站後跟著人潮排往奧日光的湯元溫泉前往這次的打工地點。

楓葉,世界遺產的東照宮,自然景觀,溫泉。於是無論什麼時期到日光旅遊總是充滿外國觀光客。

回想第一次的日光只記得在中禪寺湖旁被凍個半死,但隨著天氣放晴又被湖景吸引到捨不得回去。

擠滿人的公車上只有我提著龐大行李袋,勉強把自己塞進座位後,聽著司機說聲出發後搖晃上路。

記憶中的路線,繞上蜿蜒的いろは坂後經過中禪寺湖,每個人目光都望向車外的橘紅秋天楓景,一陣驚嘆。


抵達最後一站湯元溫泉時車上已經剩不到五個人,下車後深吸一口氣提醒自己『要在這裡生活兩週了!』


這次的打工是間小旅館,在10月這個時期平日都是來自各地的小學生修業旅行團。

而這是我第一次不是做房務工作而是服務人員,也是第一次感受到所謂日本的おもてなし(服務)精神。

對於一個門外漢來說,我就像機器人一樣不斷複製同事的動作。


『入館式』和『退館式』是第一個衝擊。

當學校遊覽車抵達旅館後並不是立刻進入旅館內,而是會在館外進行入館儀式。

入館儀式基本上就是小學生們和旅館方相互介紹打招呼的一個儀式。

就如同開班會一般,由學生們來主持,向同學們提醒該注意的事項,和向旅館方打招呼。

最後在由旅館方和同學們介紹館內設施以及注意事項後才結束儀式進入旅館房間。

退館時一樣會有個退館儀式。而我就夾在其中複製著同事動作鞠躬和說著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


『接下來兩天要麻煩您們了!我們會謹記並小心使用館內設施,どうぞよろしくお願いいたします。』每個學校致詞大同小異,但是我總會雞皮疙瘩。


『用完餐後幫忙整理桌面,退房前幫忙整理房間』這是第二個衝擊。

每個學校不一樣,但大部份都會有一組叫作『食事係』在用餐前幫忙大家添飯和添茶,最後等全員到齊合掌說開動後才用餐。

當然在餐後也會大家一起合掌說謝謝招待後才離開。記得間學校很可愛的說『ご馳走様でした。あぁ〜美味しかった!』聽的我們都忍不住笑了出來。

而房間的和式布團也會由學生們一起協力做整理,把床墊堆疊整齊,垃圾集中成一袋。


『揮手揮到看不見巴士為止的送行』這是最後一個衝擊。

在大學時期耳聞日本的這個服務業文化,在北投加賀屋看見日本的送別文化,到自己親自去做。

在退館儀式後送小朋友上遊覽車後,和同事們分別站在道路兩旁揮手跟學生和老師們做道別。

即使他們可能聽不見我們還是鞠躬說著『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さよなら!』然後不斷揮手直到巴士轉彎到看不見。

雨天時我們穿上雨衣,下雪時我們穿著羽絨大衣,無論天氣如何,我們都會站在兩側揮手道別。


有一次,因為和對面旅館的送行時間有衝撞到,巴士沒能照平常路線出去,而是往反方向離開。

我們在微微積雪的路上一路追著巴士跑『再見!謝謝你們!』和同事一起喊道直到追不到看不見為止。

雖然不是規模很大的旅館,但是能感受到的是他們對服務的那份專業和執著。


『謝謝這兩天的招待,吃到很好吃的晚餐和早餐,晚上也和朋友一起泡了溫泉,在房間裡聊天玩遊戲,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天,但是因為您們的服務,我們才能在這裡有了很多很棒的回憶。』學生們在退館儀式中的致詞說道。


或許這只是例行的場面話,但反過來思考,這會不會正是間接造成日本的文化個性教育的一部分呢。

在日本服務業中也有一句話『お客様は神様です』正所謂客人至上。但在這裡我感受到更多的是雙方的相互尊重和抱持著感謝的心態。


利用休息時間,一個人到湯ノ湖環了一圈散步,10月份的奧日光已經是在10度以下的氣溫徘徊。

每天早上五、六點起床準備學生們的早餐,看著窗外溫度計落在零下3度『老天啊!還好有暖氣』心裡總會慶幸著。

偶爾早晨,老師們還會帶著小學生們去外面散步,我們會等著他們回來後,才在碗中倒進熱湯,讓他們能從寒冷天氣的散步回來後喝上一碗熱湯暖身。


晚餐我們像站衛兵一樣,看著小朋友們吃飯,注意他們有沒有打翻東西,掉筷子,或是要再加飯加茶。收拾完餐廳後,接著準備老師們和導遊晚上的檢討會的小餐點後才算正式結束一天的工作。

而小朋友們吃完晚餐後,基本上還會有學校的表演活動,而我就抱著晚餐溜進房間裡享用。最後再獨佔整個女湯泡著硫磺溫泉,深深吐一口氣『今天又順利結束了!』
我們沒辦法評論好壞,但是我們能從中感受些什麼,思考些什麼,最後內化成自己的。

kuma kun